OAKEN POINT LOG(HIP 26176 A 5i)

278 次阅读 | 由 CMDR PRADUR241 于 发布

 

OAKEN POINT,1/5

炽天使计划,日志#1,Thomas Dorne教授报告。

 

经过多年的筹备,我们已经准备好进入试验阶段了。2125号征用令中列出的对象配额已经成。计划对被认为最有可能在Thargoid系统界面中存活的候选人执行增强性手术。

 

这里的设施令人感到兴奋。我的团队都认为我们正站在未来的边界上,或者说是在做一件真正了不起的事情。当我们的竞争对手正在追逐谣言和对好奇的探测器进行实验室测试时,我们正在努力实现第一个人类驾驶的Thargoid飞船。

 

当然,我们在这里的研究将是许多此类项目中的第一个。这个充满敌意的种族已经困扰了人类领域数百年之久。这些生物,如此陌生——在各方面都是个重头到尾的异类——一直试图主宰我们。在这些尝试中他们所使用的技术一直是毁灭性的。

 

我们的工作将建立第一个人类驱使Thargoid机器为其所用的例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继续消化外星人的技术,直到我们提取了我们想要的一切。然后我们将带头执行任务,把他们永远消灭掉。

 

Mycoid病毒只是为我们赢得了时间。真正的胜利将是必定会是我们

 

 


 

OAKEN POINT,2/5

炽天使计划,日志#6,Thomas Dorne教授报告。

 

今天,我的团队完成了人类与Thargoid飞船融合的首次实际测试。测试者A-1在08:00进入Thargoid飞船,并在见证者Pierce博士和Hamlin博士的协助下启动了接口程序。

 

A-1的生命体征稳定了43秒,然后中枢神经系统出现了巨大的电涌。两位目击者都观察到该对象出现了剧烈的癫痫,最终证明这是致命的。但Thargoid飞船似乎没有受到影响。

 

接下来的五次测试的结果都差不多。尽管发生了很不幸的事,但我们的分析人员已经能够确定电涌的源头。

 

实验对象A-7显示出更多的希望,Pierce和Hamlin再次见证了这一点。我们对A-7的脊柱端口进行了调整,以抑制能量激增。在启动后的45秒,出现了一个电脉冲,但仍在安全范围内。A-7报告说有一些不适,但能够继续进行船只启动。在这时,Thargoid飞船发出了低沉的......呜呜声,大概。船体的外部框架上短暂地闪烁揭示了活动的迹象。

 

两个目击者都报告说,A-7在死亡前大喊了一声,然后该船就回到了休眠状态。Pierce博士坚称当事人说 "它不让我启动",但Hamlin博士无法证实这一点。

 

我们仍在等待A-7测试的遥测数据,以确定到底是什么杀死了测试对象。我们将根据这些发现对下一个测试对象进行调整。

 

 


 

OAKEN POINT,3/5

炽天使计划,日志#9,Thomas Dorne教授报告。

 

第四天的测试已经结束。我们的外科耦合器的进一步调整终于开始显露希望。

 

我的团队在Thargoid的设计中分离出了一个系统膜,它是一种防御机制,类似于一个软件防火墙。虽然我们能够从理论上提出对抗这种机制的方法,但有一个变量没有经过实际测试就无法定义。实验对象D-1的主要神经植入物被相应地进行了校准。我很遗憾D-1的测试结束得很糟糕,但我们得到了我们需要的信息。

 

受试者D-2的测试使用了重新校准的耦合器。她对Thargoid船的接触进行得很顺利,和A-7一样,船体的外部框架在看得见有反应。Pierce博士和Hamlin博士见证了这一切,他们都说D-2有反应。测试进行了76秒,飞船再次断电。D-2在帮助下离开了飞船,但还是站着,这一幕令了地面上的团队发出了激烈的掌声。

 

D-2现在在医务室,疲惫不堪,但身体没有受到伤害。她简短的说明暗示了她与飞船建立了一个难以理解的一个沟通链接。我们的研究技术人员正在为未来的实验对象准备淋巴增强

 

在准备这些增强物的同时,今天的其他预定测试将按计划进行。获取更多的资料对我们的外科医生来说非常重要,这可以提高未来受试者强化的效率。

 

 


 

OAKEN POINT,4/5

炽天使计划,日志#14,Thomas Dorne教授报告。

 

我们的工作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进展。经过最初的一系列不起眼的测试, 实验对象H-8成功地与Thargoid飞船进行了对接!测试进行了93秒,飞船从其对接的支撑器上移动了大约18英尺,并在原地盘旋。飞行很稳定,并伴有轻微的嗡嗡声。我觉得这种声音听起来比较柔和,仿佛终于驯服了这艘船。

 

二十八秒后很突然的着陆,但飞船只是受到了表面上的损害。H-8测试对象失去了知觉,但在医疗小组的照料下情况已经稳定。Hamlin博士和Tao博士被震了,但受伤。H-9实验对象的测试已被推迟,同时Thargoid飞船也已被送回码头。

 

对于D-2的下落仍然是个未知数。我们认为她可能是偷渡走了;在一个运送试验对象候选之后,最近离开的唯一一艘船是属于Hyford指挥官。Stenson上校认为指挥官是同谋,但我不这么任务。 Hyford没有背叛我们的这个胆子而且他也很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不管怎么说,Black Flight的特工已经在追踪他了。

 

就个人而言,我想强调我的团队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每天都使我们更接近吸收我们敌人的主要资产他们的技秘密。

 

 


 

OAKEN POINT,5/5

炽天使计划,日志#27,Thomas Dorne教授报告。

 

实验对象V-1到V-9今天试图与Thargoid飞船对接。在这些测试中没有看到任何可观测的反应。

 

我已经决定暂时中止项目的测试阶段。自从H-8号实验体的对接和在两天后死亡后,Thargoid飞船就进入了休眠状态。似乎所有的内部动力源都耗尽了;我们好比在将实验对象链接到一块石头上。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Thargoid飞船才能继续在此的工作。我已经确定了一个合适的星系来开始我们的搜索。我们的研究小组将会在Black Flight的特工出发后跟上。

 

最近有一位指挥官在Pleiades遇到了一艘Thargoid飞船的报告很有意思。我只希望这不是一个单一的事件或一些错误的数据。侦察人类空间的Thargoid飞船将意味着我们捕获他们的一艘飞船的概率能够得到很大的提升。

 

我们的能够进行研究的时间很可能会被削减。当然,我担心我们有限的成功最多只值几年时间。尽管我们取得了初步进展,但女巫(The Witch)不会对缺乏切实的成果感到高兴。

 

不过,还是要保持乐观。我们对Thargoid界面机制的理解有了很大的提高。大量的增强改造后的测试对象仍然在我们的照料之下。Tao博士正在写一篇关于他们的手术流程的论文,这应该能大大有利于Azimuth的医疗技术部门。

 

炽天使项目需要的只是一点运气。我不至于骄傲到不祈祷,祈求这种运气。也许诸神会给予我们好运。

 

翻译:CMDR PRADUR241
校对:CMDR DOGSGOQWACK


注:英文原版来源于Canonn


飞船鉴赏 - ADDER

  • 护 甲:90
  • 护 盾:60 MJ
  • 武器挂点:3
  • 船员数量:2
  • 船体质量:35 T
  • 机 动 性:4
  • 最高速度:100 M/S

游戏群组

一起来创建更好的中文网
致力于组织跨中队联合行动的平台
几乎不聊该游戏反而人数最多的QQ群
一个Discord中文聊天频道

订阅我们

订阅我们网站,如果有新内容发布就会通过邮件通知您。

广告